共4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
再见

此博不再更新,感谢多年观看,有缘还会再见,吼吼……


似乎太冒险



上面这个,是这个月的月初到泉州时,在开元寺里拍下的菩提树。没错,传说中的菩提树……开元寺很不错的,很值得一逛,里头的许多故事和建筑都十分耐人寻味,值得细细去琢磨,它应该是继杭州的灵隐寺之后,让我感觉相当有逛头的一所名寺了。忘了高一那次全班组织到泉州玩,逛的究竟是不是它,因为这次前往,竟感觉是那么的新鲜和陌生。

话说昨晚困意大犯,跌破人眼镜地9点一过就上了床,但其实并没马上睡着,躺着翻杂志,也是十点多才入眠,不过,这时间点已经足以入围今年的早睡之最了吧。上午10点多醒来,懒得起床,继续呆床上看东西。对《城市画报》越来越没爱了;《第一财经周刊》一直挺有看头;开始看卡佛的《大教堂》了,今天解决了头一篇,《羽毛》。

一号家的另一新居,正式步入装修阶段。老爸整天忙前忙后的,昨天买磁砖,今天看卫浴,明天逛厨具,每天的schedule都排得满满档档。不过,看他忙得倒是很开心。他一向喜欢折腾这事,喜欢自个儿设计,喜欢逛建材和家居市场,喜欢自个儿参与施工……呃,我好像只遗传到了中间的一项,哈哈……近来每次餐桌上,看着老爸聊将来大功告成后的景象,或是说他逛市场时的一次次意外斩获,都能看见他眼里发射出的光芒,嘿嘿,好久不见的光芒……

下午就从爸妈家回来了,为了参加晚上的一个婚宴。本来不想去的,想着似乎也没太多联络。但看着多数被邀请的一些朋友都前往,便决定还是去了。一如既往、中规中矩的一个婚宴,没什么惊喜;不过,举办的场地倒是很好看,挑得够高,很开阔,相当的有气势,估计这是参加过的婚礼中,最梦幻、最气派的一处场地了。Wenni定于九月在上海办酒席,最近突然又说起邀我去当司仪的事,咋办咧?其实啊,我是想当的,当好朋友的婚礼司仪应该会挺有意思;但是,实在没这种经验,害怕词穷,说不来那么多吉祥话,又担心到时的现场又人生地不熟,热不了场,如此前往似乎太冒险,哈哈……

想换blog模板了,翻翻bus的模板库,没找着喜欢的,呃……要不,就继续先将就着吧……


管它醒来是几点



8点不到,竟然困了,真可怕……

一整天都有些累,全身酸酸的,唉,都怪昨晚太卖力了= = ……昨晚去上BodyPump,美丽大方的Linda老师恰逢腰部受伤还没好,便让我上台帮忙带操。课前,Linda有先跟我通气,我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;上台时,一点小害羞,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,而且台下有二十来号会员,吼吼;下台时,听着大家的如雷掌声,感觉光荣得咧,嘿嘿~

我爱下雨天,不用上班、可以睡所欲睡的下雨天。起床时,已经11点,小小收拾了下,便赶回了爸妈家,幸好还是赶上了午餐。端午,虽说不算什么大节日,但毕竟也是节日,所以,还是回家陪爸妈吃饭,感觉好些。再说,没回的话,又会被某人责怪的,嘿嘿……一共吃了5个粽子,中午两个,晚上三个,全是阿姨家自个儿包的,好吃。我知道粽子吃多了不好消化的,但过节嘛,应景是一定要的,再说,对粽子本来就挺有爱。

整个下午没出门。本来计划去Wade和帽子家泡泡茶,但实在懒得动,明天再看吧。把最新一季《绝望主妇》和《90210》剩下的几集一口气都给看完了,过瘾。不过,咋办咧?连带着《Make Me A Supermodle》的最新一季也就要结束,大家的最新一季不约而同地在最近一起完结,那我接下来跟什么咧?

不行,真困了,要来气睡觉了。管它醒来的时候是几点,如果是明天上午才醒自然是最好,万一是凌晨……呃,再说吧……


一不小心跨了界



买了双Vans。巴昌说它们和我的气质有一些不合,呃……好吧,暂时看着好像是有那么一些不是太合。不过,有些气质是可以靠后天培养的嘛,再说,我经常可以那么容易地动不动就搞跨界,不就街头嘛,吼吼吼……五一里,除了这双鞋,还败了三件T。天啊,3件!其实,都是天虹害的,没事干嘛买200送70呢,送的卡超市还能用,摆明了是在引诱人。这年头,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地想把我们口袋里的钱掏走,真可怕。在想,我现在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家庭主妇心理了呢?遇到商店大打折,便勇敢地冲锋陷阵,有些失去了理性,像是……小新的妈妈美伢,对,还有阿贵的妈妈阿Pia!



上星期在当当下的单,书到了,《大教堂》《恶童日记》,还有林夕的《曾经》。教授的CD也收到了,啧啧啧,我们家Andrew Bird的新专辑;啧啧啧,卡司空前梦幻的重量级慈善合辑《Dark Was The Night》。最近状态挺好。每天看部片子,听张唱片,翻本杂志,看几页书。其实,如果这些事都能心平气和地做得下去,也会是件令人感觉挺愉快的事。那天看《第一财经周刊》,它们对几大职业的抗衰退性进行了分析比较,说到我的职业时,那几句概括很是让人欣慰:“……维持小康生活过一辈子是毫无疑问的。它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无趣,如果你不介意从这个职业中获得快乐,又有强大的业余爱好做支撑,它算是一个好选择。”嘿嘿,看来是个好选择……

赶完了老板交代的那篇科学发展观的调研文章,东拼西凑。其实,也曾试着想用些感情,也想把它写得有血有肉,但努力了几次都办不到,所以就只能这样吧。还好,早上交差的时候,老板的反响还不错,说是感觉出了我的用心,呃= = 想想,自己的Range也是灰雄的宽。可以写音乐、写电影、写些有的没有的,还能写出这种准备投稿《求是》的八股文,啊,我刚刚就说我动不动搞跨界了嘛,吼吼……

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会把这Blog搞成美食博的,吼吼……

前两天,再次力邀亲友团们来家里搞家宴,又是一人一菜。由于通知得早,这次的菜色与头次相比,简直有了质的飞跃,赏心悦目得咧~ 如上图,根据我主观觉得的好吃程度做了排列。

第一名,将将将将,是宁妈的油泼鱼,虽然足足用了我半锅的金龙鱼,但是是相当值得的,好吃啊;第二名,阿D+南西的猪颈肉,菜是阿D备的,但是是南西炒的,啊,配合得天衣无缝,你们在一起好了,另外,阿D的食材每次实在是买得好,上次是芦笋,这次是猪颈肉;第三名,巴昌的鳄鱼炒香菇,不要怀疑,真的是鳄鱼肉喔,可惜家里没有煲,以致没够入味;第四名,南西的牛排,摆设和酱汁绝对的大师水准,可惜排骨太大,那么多人实在难分,以致我都忘了它的味道;第五名,鱼头汤,又是宁妈,一鱼双吃啊;第六名,椒盐虾,阿肥在南西大师的鼎力协助下完成的,可惜也是不够入味;第七名,阿D的芦笋培根,还没放进烤箱前的卖相挺好,可惜烤了太久,出来就成这样了,吃还是可以啦;本次垫底,是我的菠萝炒肉,55555,败在用了难吃的素虾仁,输在听了南西的话,还加了生粉,整盘菜只有菠萝能吃,恨啊……

结语是:痛定思痛,下回我不能再这么好高务远了,要从最家常的菜做起,我要血耻~


睡饱才是硬道理



今晚有些玄,计划老不停的在变。应该到酒店吃工作餐的,是我热爱的自助餐,可下午会议结束,还送记者们回广电,想着还得往回赶,索性不去了;应该打完仗后去看《南京南京》的,今天上映第一天,中午还在饭否里提醒自己,可不知咋的,感觉有些疲累,只想着赶快回家,所以又没去;应该去跑步的,这阵子总感觉整个人肿肿的、沉沉的,不知道是又长了肉,还是熬夜熬的,只知道自己应该多运动了,排一排毒,可是,接了个有关工作的电话,一晃又是8点多,唉,又只能作罢……是计划不如变化快,还是我的意志实在太不坚定,作风太散漫咧?嘿嘿……

上头领导今天空降,忙得大伙儿有些人仰马翻,跟打仗似的。几天前上面反复来电交代,说是领导强调要低调。只是,这怎么可能低调得起来呢?!我的任务是配合打前阵,在大部队抵达参观点后,赶紧抽身奔赴下一个点,看看下面的行程是否一切就绪。嘿嘿,这样也好,可以避开大部队,我最害怕跟领导直接打交道了。明天还有一整天,希望这仗能快点打完。

房间一个多星期没打扫了,地上和桌上都看得见灰。这倒是挺出乎我几个月前的意料,还以为33楼已经够高,足以沉淀和过滤掉所有粉尘呢。看来,低估了无所不在、无所不能的粉尘了。乔迁新居刚好满月,记得是3月21号的大半夜里搬的。搬进来后,陆续做了书柜、换了马桶、装了洗脸盆、买了电视、添置了一些有的没有的,边住边弄,已搞得差不多。有人问,住得习不习惯?嘿,这还真不好回答,好像还没认真想过这问题呢。

前阵子为了赶稿,也由于贪玩,经常熬夜,搞得现在白天里的精神都有些恍惚和不振。不行了,得悬崖勒马了,好好的睡饱才是硬道理。前一段见报上有科学家说,每天睡不足8小时的,人会容易变笨;总不睡午觉的,人会衰老得比较快。啊,怎么办怎么办,我不要我不要,我不要又老又笨!走,来气睡觉吧……


共46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